第3章 (1/2)

绝不上头 放鸽子 2134万 2022-01-01

[世界]甜鱼鱼:呜呜呜呜,风里来雨里去地,卑微地粉了我家虞哥这么多年,从没见过虞哥上过什么通告,却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在游戏里见到

[世界]皮卡球:别做梦了,就算账号是真的,也九成九是助理代上的,大佬哪有空玩个破游戏?又不是我等钓丝

[世界]凹凸曼:系统不让加好友!说是无效角色呜呜呜

[世界]哥哥我要自己动:10000j求哥哥坐标,见到的求速

[世界]哥哥我要自己动:10000j求哥哥坐标,见到的求速

[世界]哥哥我要自己动:10000j求哥哥坐标,见到的求速

……

世界频道讨论得沸沸扬扬,哪怕有财大气粗的“哥哥我要自己动”无限刷屏,也没被盖过去。

除了个别恶意刷‘富婆重金求子呢’的外,更多的还是同样不差钱的鱼粉反应过来、跟风地疯狂加价求坐标的。

作为当事人的虞即则视若无睹。

他哪管这手握神器的角色身上有多金光璀璨,当场就要表演个光速下线。

在光标准备点中‘退出游戏’这四字时,好友界面忽然亮了起来。

[好友]经理李柠:请问……是虞老师本人吗?

不能吧?

无人知晓,在游戏里只为极少数的高消费玩家提供专属服务的李柠,这会儿内心受到的惊吓。

怎么可能是虞大佬本人上的?可……

他只恨自己语文水平太贫匮,无法用普普通通的文字,表达出哪怕只是十分之一的战战兢兢。

虞即接下主题曲工作不过是临时起意,距他签署过电子合同也才过去半天不到,目前仅有高层知晓,李柠自然不在其中。

[好友]虞即:嗯。

他不甚在意地一回,却换李柠卡壳了。

耐心等了半分钟、却迟迟未等到对方的下一句话,虞即就真正下线了。

刚在对话框里打了长篇大论的李柠,欲哭无泪。

既然游戏官方提供的账号不方便使用,孤零零地站在复活点的‘文休和’,就不得不看着不知何时已恶意围到他身边、还不住在当前频道挑衅他出安全区的那几个……欠教养的小比崽子,陷入沉思。

未过多久,眼前突地弹出一个系统页面,以硕大字体提示道:“孤身行走江湖终多凶险,不若呼朋唤友拜一良师。今日特为少侠觅得良缘一份,快快拜他/她为师吧!”

在《一线天》中,凡是升到10级的玩家都将收到一次拜师提醒的公告。

因师徒关系一旦结成,只要每天组队一起刷几个简单的任务和副本,双方都可以得到颇为不错的奖励,所以玩家也都乐得拉扯些识相点的新人、传道授业一番。

虞即对此无动于衷,只将标题浏览完,便毫不犹豫地于点下左下角的拒绝键。

殊不知一贯放在左侧的‘拒绝’选项,这回竟破天荒地放在了右侧,以至于他惯性点下的‘拒绝’,竟成了同意了。

眼看着系统欢天喜地地在好友频道为‘文休和’撒花,又自动添加了那位名为‘言尽欢’的玩家为好友,虞即不禁蹙了蹙眉。

不待他寻找如何解除师徒关系的方法,这位被系统强塞给他的师父‘言尽欢’就很是热情地通过好友面板,先发了私信过来:“徒弟弟~~~[甩手帕]”

尽管‘文休和’这名字看起来就跟其他古早网游里的工作室似的,言尽欢作为个大多数时间都坐拥十名徒弟——收徒上限为十——的老油条玩家,辗转多个网游,自有一套娴熟的对付手法。

别说《一线天》审核极严,基本无法存在动用别人身份信息来注册账号的办法,封杀外挂的手段更是雷厉风行,就算文休和真是个工作室,只要乖乖跟他做任务刷副本,他也不在意。

——一切好说,只要别动不动就a游戏,把他当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菲佣,或是大开口找他要钱就行。

言尽欢打了个哈欠,手底下却不走心地敲着热情洋溢的字:“徒弟弟多大了呀[羞涩]如果是妹子的话,可以叫我欢欢师父哟!”

言尽欢:“徒弟弟在做什么呀~?要不要现在就去刷刷本呀~”

言尽欢:“哈罗哈罗?徒弟弟还在吗?tt”

看着这一串串活泼的文字,自认老年人的虞即只剩无言以对。

终究是做不出一声不吭、直接解除这乌龙师徒关系的举动,但要多打字,也不可能。

文休和:“不用。”

哟呵,还是个高冷范儿啊。

从那区区两个字里,凭直觉确认了对方跟自己相同的性别后,言尽欢撇了撇嘴,迅速切换画风,倒是省了嘴上卖萌、以便之后撩骚的功夫:“奖励不要啊?你是真萌新还是假萌新啊?不做任务别瞎占我徒弟坑啊!”

要不是看在《一线天》里有着师父如果在24小时内强行解除师徒关系、会招致之后3天都不能收徒的冷却惩罚的份上,言尽欢根本不稀罕打字抢救这个装高冷的新人。

见文休和不回答,他懒得再问,索性直接通过师徒面板查了文休和的位置,结果就被惊了一下。

我擦嘞,居然还在新手村?

言尽欢虽然收徒众多,但他目标明确得很,就是冲着奖励去的——他出了带人打副本怪的劳力,徒弟坐享其成就罢了,再找他叭叭一堆问题,他可懒得跟个老妈子似的回答。

看文休和这架势,八成是个路都找不着的新人,他不免感到愈发嫌弃。

算了,反正现在没事情做,干脆看这新徒弟在搞什么鬼。

这么想着,言尽欢找了当前地图的车夫,不出二十秒,就回到了第46号新手村前。

这不去不知道,一去却吓了一跳:那几个属于臭名昭著的专打劫新人的公会的人竟都放着前往主城的传送npc不去守,非要蹲在文休和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