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1/2)

绝不上头 放鸽子 2048万 2022-01-01

就在秦子寒开始着手准备其他食材时,虞即的手机忽然响了。

虞即瞟了眼来电显示,便接了起来,开门见山道:“什么事?”

打电话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经纪人钱希。

他哪里听不出虞即的语气里带着一抹被打扰的不悦,当即将话浓缩了一遍,简明扼要地提醒:“虞哥,你的微博这个月还没营业。”

虞即皱了皱眉:“哦。”

见他知道了,钱希也就放心了。

他心知虞即虽然是出了名的“懒”,但答应过的事从来不会食言。

因此也不敢啰嗦什么,简单关心几句后,就挂了电话。

虞即刚才按的是免提,是以二人间简单的对话让秦子寒也听了个一清二楚。

秦子寒当然也是知道,在虞即那微博长达五年的长草后,碍于死忠粉丝的不住哭诉和乞求,钱希历经千辛万苦,才说服了根本不愿碰与营销沾边的‘歪门邪道’的自家大神。

至少每个月上一次微博,发一张证明自己还“健康存活”的营业照片,说上那么一两句话。

虞即从不好** ,因而这张照片通常由助理小林拍摄,再交给工作室修好图后,再传回虞即手机里由他上微博发布。

前阵子小林前往虞即住所时,都没敢打扰认真工作的他,才将这事耽搁到了这月的最后一天。

秦子寒抬了抬眼,不出意外地见到了虞即捏着手机,一派苦大仇深的为难模样,当即失笑。

虞即郁闷地将目光投向幸灾乐祸的好友,直到对方心虚地轻咳几声、收敛笑意,主动提出:“要不我帮你拍吧?”

这还差不多。

虞即欣然点头:“好。”

第19章

秦子寒笑着将刚洗净的手擦干,推开虞即递来的手机,自然地掏出了自己的:“我用不惯你的手机,就直接拿自己的给你拍了,没关系吧?”

虞即自无所谓:“嗯,你等下记得传我。”

见他在原地站着一动不动,一双猫儿一样漂亮明亮的眼睛故作无意地频频扫向那香气腾腾的汤底,显然已经馋坏了的可爱模样……

秦子寒不由轻咳一声,转移话题地轻问道:“就这样拍?”

虞即条件反射地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并没见到沾上什么脏东西,顿时疑惑地反问:“有不合适的地方吗?”

他除出门时着正装外,在家都只穿着舒适又便于活动的便服,刚去超市的那几步路,自然不被他视作正式外出。

因此他这会儿穿在身上的,是一套正黑的宽松款丝绸睡衣,设计简洁,并没有任何繁缛纹饰。

没被发型师精心打理过的乌发显得松软,被主人不耐烦地拨到了耳后,用两只夹子草草别着。

与其说是俊美,更让观者倾向于选择‘漂亮’‘美丽’的中性词语来形容的相貌,一如既往的熠熠生辉,又因皮肤雪白细腻,叫那软绵绵的乌黑发丝衬出几分惊心动魄的姝丽来。

景致如画的眉目素来神色淡淡,这会儿却罕见地柔和些许,透着令人心醉的温和。

——若他肯将这道温柔目光投向任何一人,而不是一锅只会咕嘟嘟地翻滚的火锅底汤的话,必然无人能逃脱这份魅力。

秦子寒不禁语塞。

他哪里看不出虞即一副‘快拍吧早拍早结束’、迫不及待要享用火锅的架势,失笑一声,在虞即投来催促一瞥时,告饶地晃了晃手机:“依你的。”

想归这么想,当秦子寒正了正色,像模像样地将摄像头对准自己时,虞即还是拿出了应付差事的态度,专注地看向了镜头。

换做平时担起这一重任的助理小林,哪敢让这位不乐意微博营业的大爷摆姿势、换地方或衣服多拍几张,以供后期选择?

通常都是当时在哪儿找到的虞即,就在哪儿草草拍了了事——反正有那乐坛公认第一颜的底子撑着,就算再潦草应付,后期稍微一修,也愣是能翻出‘慵懒’和‘艺术感’来。

更遑论粉丝久旱,被无情地晾了几年后,已经卑微到能定期有舔的新粮就心满意足了,极少会多提要求。

当习惯了敷衍了事的虞即,发现秦子寒竟拿出了对待企划案的态度,正儿八经地干起这份差事时,后悔已经有些晚了。

原以为就是当场按两下拍摄键的事,孰料秦子寒非拉着他换了近十个地点、四套衣服,共计五十多个姿势,拍了百来张照片……

在虞即脸色越来越沉,忍耐即将抵达极限、将罢工的前一刻,其实还有些意犹未尽的秦子寒到底拿出了察言观色的本事,及时叫停。

虞即在闷头涮食材时,假公济私的秦子寒仍沉迷于欣赏那百来张作品,对满桌的食材视若罔闻。

等虞即都快吃饱了,他才艰难地从中挑出十张,转到虞即的手机上。

虞即不乏怨气地瞟了折腾了他半天、自己却一副心情颇佳模样的友人一眼,动动手指,当场将那九张照片发给了钱希。

不出半分钟,钱希的电话就来了。

虞即只得放下筷子,面无表情地接起电话:“什么事?”

钱希咽了口唾沫,战战兢兢道:“虞哥啊,你该不会为了省事,才将之后八个月的份额也一口气解决了发来吧?”

平时小林前去,最多也就能拍三四张姿势相同、唯独角度不同的来。

哪有像刚才那般慷慨大方,一口气连发九张内容截然不同,却无不拍得叫人眼前一亮的照片来的好事?!

虞即莫名其妙地回了句“无聊”后,就将电话挂了。

这都什么有的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