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1/2)

绝不上头 放鸽子 1608万 2022-01-01

这种他自己毫无自觉的打扮行为,直到外卖送到,才被终止。

平时连家居服都能毫无心理负担地穿出门的虞即,在最后检查了下自己的仪容后,才将口罩与鸭舌帽都戴上,随手抓上车钥匙。

等他小心翼翼地把多达八个的外卖盒子放进副驾座位上,又用安全带慎重绑好,再发动车。

沿着往他开过几百上千次的路,朝着秦子寒的公司开去。

第32章

小区一共有六个出入口,即使有记者蹲守,也被迫因此分散了。

当虞即那辆早被绝大多数媒体登记在册的车子出现在视野中时,他们惊喜之下,毫不犹豫地跟了上去。

虞即的住所离秦子寒的公司并不远,在不塞车的情况下,不到半个小时就能抵达。

通过后视镜发现那两辆多半载着记者的车子在后头,规规矩矩地跟着,虞即很快就移开了视线,并未过多在意。

而在察觉到虞即的车子是往秦氏企业所在的方位驶去时,虽然算得上在意料之中,记者仍旧有些失望。

毕竟虞即与秦氏集团掌门,自高中起就互为密友这点,早些年就被报道过了,根本称不上新闻。

碍于秦子寒的权势,能放出来的报道都多少被打点过。

并未出现或捕风捉影、或添油加醋地往歪处引导的情况,而称得上是中规中矩,点到为止。

想来也是。

虞即在圈里是出了名的“宅”,但凡出门,不是去往工作室,就是去找秦子寒。

尽管如此,都已经跟出小区来了,他们还是不愿轻易放弃,哪怕只拍下几张虞即的私服照也好。

可惜对方连这点愿望都没能满足他们——当前方的车子通过车牌号码验证、驶入地下车库的闸口后,他们则被结结实实地拦住了。

但凡能进入地下车库的,牌照号都早已经录入了公司安保系统。

一识别出虞即的号码,还不等他在固定车位上停好车,就有四名保镖搭乘电梯下来,向他迎来。

接下来的虞即,便连提外卖盒子的工作都被‘抢’去了。

他刷着秦子寒给他的id卡,由电梯直送到60层,又畅通无阻地进到空无一人的办公室内。

“秦总还在开会,”为首那保镖先将外卖餐盒放在办公桌旁,毕恭毕敬道:“大概要40分钟后才结束,秦总希望您在这里等一等。”

虞即点了点头。

他将口罩与帽子摘下,在黑色真皮的会客沙发上坐着,看似乖巧地目送保镖们出了门。

关门的细微响动后,办公室里便只剩下他一人。

虞即就像是被按下开关的机器人,忽然站起身来。

他顺手拨了拨被帽子压得有点遍的刘海,才沿着离得最近的右手边的那排展示柜缓慢走动着,开始了仔细的观察。

其实秦子寒这办公室里的每一景一物,来过不知多少回的他都已经称得上极为熟悉。

但从身为亲密友人的眼光来观察,与身为被……心存爱意的对象来观察,却是截然不同的角度。

虞即的目光在那一件件要么‘十分熟悉’、要么‘有点熟悉’、要么‘不甚眼熟’的摆件上掠过。

秦子寒是一丝不苟的性格,办公室的风格也与他本人十分相似,无不摆放得井井有条。

——也只有表面上如此。

当落到那被单独摆在一个展示架上、镶嵌了他们合影,数量多达多达八件的相框上时,虞即的心跳就莫名加速了。

尤其在视线接触到照片上秦子寒温和的微笑,以及那道始终隐隐约约地投向照片中的自己的目光后,更按捺不住赧然地撇开。

……这哪里叫蛛丝马迹。

而分明是堂而皇之。

虞即为了转移那份不知所措,中止了对秦子寒办公室的‘考察’,而是走到桌边,将那堆得高高的八个餐盒摊开,准备去隔壁的休息室里取出餐具。

而就在这时,他的眼角余光捕捉到了熟悉的‘与星共鸣’四个字。

咦?

已经向着休息室的方向走出了几步的虞即,在将那份文件标题里所包含的这四个字消化过来后,不由自主地顿住了脚步。

子寒的桌上,怎么会有与他将参加的综艺相关的信息?

虞即走回办公桌前,正准备多看几眼那份文件时,门口传来“滴”的一声轻响。

他将目光投了过去。

“小鱼?”

轻易通过身份验证进来的,自然是办公室的主人秦子寒。

戴着防蓝光用的黑框眼镜的秦子寒才刚结束会议,与平日衣冠楚楚时予人的温文尔雅不同,他这会儿显出的,无疑是极典型的精英气质。

他紧紧地盯着虞即看,由衬衫裹着、隐约显出结实肌肉轮廓的胸口起伏频率稍显急促,显然一路小跑来的。

而落在此刻的虞即眼中,秦子寒那种游刃有余、冷静沉稳的气场则已褪去,竟透出那么一点……好欺负的忐忑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