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1/2)

绝不上头 放鸽子 2088万 2022-01-01

“他们如果为我开了先例,那之后遇到其他人用咖位去压,他们是不是也要开?”

可想而知的是,天底下没有不漏风的墙。

别的不说,一旦让另三位常驻嘉宾得知虞即独有台本,必然会作出反应。

节目组一旦在这点上站不住脚,那些咖位不够、没有台本的选手和飞行嘉宾们,就天然处于不利的位置上了。

虞即轻笑道:“我之所以来的原因,你应该再清楚不过,不要本末倒置了。”

他是看在那几首曾经打动了他的歌曲的份上,为了帮那几位随波逐流多年、却始终没有放弃本心的追梦人一把,才来的这里。

他是要托想托的人一把,绝非要将人当垫脚石踩在底下。

钱希听完这话,心里经过一番激烈挣扎,到底点了点头。

这也是因为,虞即之所以能稳稳当当的立足,靠得是一首首脍炙人口、经得起前浪后浪的推拥冲刷的好歌,而不是靠综艺立起的人设。

哪怕真说错话了,崩形象了……除非犯了那几个原则性的重错,否则于虞即而言,根本就不痛不痒。

而虞即能在乐坛多年屹立不倒,哪怕再不食人间烟火,也不至于连那些雷区都不清楚。

最重要的是,他自打加入虞即工作室以来,什么时候拗得过自家这樽大神?

钱希无奈之下,只有一边唉声叹气,一边反复叮咛了。

a市至b市,航程不过三小时出头。

这天他们运气不错,航班不仅准时出发,还较预计时间要提前近十分钟抵达了目的地。

几乎是飞机停稳、广播响起来的瞬间,钱希浑身就紧绷起来。

他们这天的行程,是无论如何也瞒不住的——他们下机后将要迎来的,不只是节目组派来的工作人员,买到航班消息、提前蹲守的记者,更有虞即那数字庞大到让他不敢想象的粉丝。

当然,在行程确定的当天,钱希就拽上节目组,与机场方面进行了联系。

虞即的国民度之高,那是随便在路上拽个人,十个里有九个都能哼上几句他的歌的程度。

对于这种超重量级的明星出动,机场方面自然不可能轻忽对待。

即便准备充分,当钱希一行人小心翼翼地护着全副伪装的虞即,顺利去到到达大厅的出口时,还是被那近在咫尺的滔滔人海惹得头皮发麻。

“虞老师,这边!”

节目组方哪怕再馋虞即,也不敢在这人山人海的是非之地逗留。

“谢绝采访,等到了地方再说哈!”

一到约定的出口号,虞即就由钱希挺身护着——这平时好脾气的经纪人此时气势堪称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一臂挡住眼尖得过分的几个狗仔,第一时间把自家宝贝塞进了保姆车里。

林助理等人紧接着跟上,从开车门到关车门,一行人上车才用了短短十秒。

司机赶在顺着那几个气急败坏、扛着长抢短炮的记者朝着他们方向急速跑来的粉丝们赶到前,连忙一脚油门,揪紧时机就钻进了车流的缝隙中。

“终于逃出生天,”钱希还紧张得看着后方,等终于瞅不见人了,才长舒口气,得意道:“幸好我提前准备了三个替身!虞哥辛苦了,想喝水吗?”

性情素来冷冷清清的虞即,此时都被钱希的模样逗得莞尔:“你喝吧,我不辛苦。”

“唉,你是真稳得住,我就不行,刚才那阵仗差点吓死我了。”

钱希也不多客气,心有余悸地遥遥头后,径直灌了近半壶水。

缓过一口气来,他扭头看向一脸按捺的亢奋的剧组工作人员:“要在车上拍的话,最多拍两分钟啊。”

尽管节目正体是以直播形式放送,但可想而知的是,总少不了些需要播放提前录好的常驻导师的采访短片来过渡。

这点是之前在合同里谈好的,钱希自然不会阻拦。

早已蠢蠢欲动的摄影师,导演和临派‘经纪人’顿时激动起来,一边口中连连致谢,一边毫不犹豫地低头调整好摄像头。

而导演方则匆匆照起了镜子,对自己的形象做最后检查。

等倒数结束后,导演张泉就露出灿烂笑容。

他在台里也算小有名气,导过的大小节目,加起来也不是两只手能数得来的了。

按理说这次来接机,本来轮不到他这导演亲自出动,然而虞即是什么份量的存在?

他不惜‘自降身价’,也强行抢来了按理说本该属于‘经纪人’的这活,这才混上了这台车。

张泉娴熟地冲镜头打了几句招呼后,就半点时间也不愿意浪费地将镜头转向了虞即,声音里难抑颤抖:“虞老师,虞老师可以跟大家打个招呼吗?”

虞即的面容是出圈级的精致美丽,也是让粉黑都空前一致认同的‘乐坛第一颜’。

此时绚烂的阳光打在那美到令人屏息的侧脸上,稍融去几分惯常的冷淡疏离,那点难能可贵的柔和,更令人不忍移开视线。

哪怕神情还是一如既往的古井无波,也让张泉一时间看得屏住了呼吸。

虞即轻轻颔首:“大家好。”

长到吓人的过去荣誉所赋予的前缀,会在节目正式开始直播时由主持人念出来,这段短篇里只需要录入虞即在车上时的状态,以及进行几句剪短的问答就够了。

张泉片刻时间也不敢浪费,赶紧开始第一个问题:“实话说,从来不参加综艺的虞老师肯来到我们节目,实在让所有人都感到受宠若惊,请问到底是什么打动了虞老师,让您肯参加《与星共鸣》呢?”

虞即默了默,似是在思考,然后慢慢回道:“许多人都误会了。我以前之所以不参加综艺节目,是为了扬长避短。我清楚自己没有你们所说的‘综艺感’,恐怕也不存在这方面的天赋,难免会让观众扫兴。”

“虞老师实在是太谦虚了!”没想到虞即没有给出敷衍的官话回复,反而认真地答了称得上‘长’的一段话来,张泉愣了愣,旋即就是惊喜:“那再请问虞老师,《与星共鸣》里是不是有什么特殊之处,才让您改变了以往的想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