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1/2)

岁月间 静水边 1833万 2021-12-17

无视了谢孟惊讶紧张的表情,季钦扬轻松的招了招手:“嗨。”

“……”谢孟张了张嘴。

季钦扬:“你女朋友?”

谢孟苦笑了下:“已经不是了。”

“哦。”季钦扬还想问什么,就听见不远处孙甜在喊自己名字。

有那么一瞬间,男生的表情似乎出现了一种被打扰了的不快和懊丧,他盯着谢孟的脸,眉峰都微微皱了起来。

谢孟这回倒是真的笑了,他指了指季钦扬的身后:“你女朋友在叫你了。”

季钦扬叹了口气,他不太想说话:“嗯。”

谢孟看着他,又轻轻的笑了笑。

“季钦扬。”他摆了摆手:“明天见。”

谢孟很少笑,不是说他有多严肃,而是习惯就这样,大多数时候看他都是埋着头,看书或者做题,英俊的,像一块沉默的石英石,但他今天一下子对着季钦扬笑了两次,以至于后者在回去路上一直想着那两个笑容。

就像冬季夜晚路灯下飘落的沙雪,全世界都是黑的,只有那一片莹白的雪光,清冷却温柔的。

林薇昕再找来的时候谢孟意识到这人不会那么容易就能打发,他颇有些无奈的看着堵在校门口不肯走的女生。

“都快期末考了,你不需要看书吗?”

林薇昕倔强道:“你跟我一起看。”

谢孟:“都不是一个学校,重点范围都不一样,怎么一起看。”

林薇昕不说话,谢孟抚了抚额头,沉默了一会儿才又说:“我在你们那名声怎么样你又不是不知道,别跟我走太近。”

“那些都是骗人的!我都知道错了你就不能原谅我一次吗?!”林薇昕突然爆发出来,她哭着哽咽道:“你还是在怪我……我也很怕啊……自己男朋友有可能是同……”

林薇昕猛的捂住了嘴。

谢孟低头面无表情的看着她,许久才慢慢道:“你知道的,我不是,你当时完全可以站出来证明,可你没有。”

林薇昕拼命摇头,她想伸出手去拉谢孟的衣袖,可是男生却避开了。

“你和他们一样。”谢孟冷漠道:“宁可相信那么几张照片,也不愿相信我。”

张杠杠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登陆qq后便摊开卷子开始做题,今天s高的群里特别热闹,张杠杠原本并不关心,直到看见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谢孟?是那个谢孟?”【实验班-李】:“他初中不是很有名么,高中部都知道,好像是和男老师搞同性恋?”

【实验班-s】:“我也知道他,当时在校bbs很有名,初中部部草,学习优异。”

【毕业班-a】:“长得帅倒是真的,至于学习优异么……跟男老师搞同性恋,考试答案还不是手到擒来,真要优异怎么中考落榜了。”

张杠杠从最初的惊疑到愤怒,看到后面的时候气的整张脸都红了,他将卷子扔到一旁,用力在键盘上敲着字:“谢孟才不会做背后要答案这种事情!他那么优秀!根本不需要答案也能考的很好!”

【毕业班-a】:“……你是谁?搞得好像你和他很熟一样。”

张杠杠:“我是他朋友!我每天都和他在一起!你们根本不了解他凭什么乱说他坏话!”

【实验班-s】:“啧啧啧听听,每天都和一个同性恋在一起呢~我记得他现在不是去w高了么,你说你每天和他在一起,那么说你也是w高的?”

张杠杠僵在了电脑前面。

【毕业班-a】:“管理员w高的人怎么会进s高的群里的?能别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放进来吗?”

张杠杠没再看下去,他直接退了qq,关上电脑,衣服也不脱就上了床,裹着被子蜷成了大大的一团,他还是在生气,但更多的却是委屈,然而细想又不知道是为谢孟还是为自己。

手机传来短信提示音的时候张杠杠还陷在委屈的情绪里出不来,他磨蹭了一会儿才去看信息。

柔柔宝贝:“聊天记录我看了,我已经把那几个人都踢了,不是你的错,别生气。”

张杠杠心情好了那么一点,他回复道:“我能给你打电话么?”

过了许久对方才回信息:“我爸妈都在家里……不是很方便,对不起。”

女神一道歉,张杠杠就慌了,心里自责的要命:“是我的错!我的错!你那么好家里肯定很严格……是我太过分了qaq”

柔柔宝贝:“不要这么说,你很好。”

过了一会儿,又发来一条信息:“我今天好想你,你想不想我?”

张杠杠脸红了,相处久了他总觉得柔柔不像一般女孩子那样矜持,明明自己才是男朋友,对方却要主动的多……张杠杠默默反省着,他回复了短信就从被窝里爬出来,打开藏在抽屉里的日记本,认认真真将短信内容抄了下来。

离期末考试还差几天的时候,苏州城迎来了冬天里的第一场雪,弥勒佛还在讲之前模拟卷子上最后的几道大题,坐在窗边的好几个学生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

邬晓梅最先喊了出来:“哇,下的超大的!”

弥勒佛也不生气:“知道啦知道啦!快完了!马上放你们出去玩嘛!”

学生们都笑了起来,谢孟也忍不住转头去看窗外。

幽蓝色的帷幕下,雪花漫天飞舞,落在教室前的冬青树上。

谢孟隔着玻璃的反光看见了季钦扬,两人的目光相对,前者难得没有先移开视线,落雪悄无声息的积在窗棱上,雾气终究渐渐模糊了对方的表情。

第4章

放学的时候雪已经积了起来,张杠杠兴奋的要命,哇哇叫着跑到了院子里,谢孟裹上大衣,围巾遮住大半张脸才慢慢走进雪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