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1/2)

岁月间 静水边 1630万 2021-12-17

张杠杠拍城市里的废墟,汽车炸弹袭击后只随便铺了白布就摆在道路两旁的尸体,炮火停息后的以色列,祷告的教堂安静而神圣。

他偶尔会拍一朵花或者一棵树,长在砂砾中,或者一望无际的荒野里。

谢孟把这些照片都整理好发给韩冬,他在最后转述了张杠杠的话,对方并没有回复邮件。

直到临近过年,韩冬才有了消息。

“我跳槽去了华为。”韩冬下午的时候与季钦扬视频,背后可以看出在首都机场:“驻派海外的设备检修部门。”

季钦扬挑了挑眉:“去中东?”

韩冬笑了笑,没否认。

谢孟正好包完饺子,他洗了手进房间,季钦扬把位子让给他。

“想好了?”谢孟问韩冬。

韩冬道:“很早就想好了。”

“注意安全。”谢孟不再多说:“保持联系,记得发邮件。”

“我知道。”韩冬点头,他那边似乎要准备登机,结束视频前,他看着谢孟淡淡道:“今年得在外面过年了,所以先提前说一声。”

谢孟笑了起来:“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韩冬对着摄像头摆了摆手。

小年夜前一天,乐队举行了最后一次跨年演唱会,季钦扬那几天忙的几乎觉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当天到场的歌迷甚至突破的上万人。

季钦扬他们乐队租的广场几乎人满为患,大冷天钱陌唱的只穿了件t恤在舞台上跑来跑去,季钦扬把谢孟带到了舞台对面一幢废弃的厂房顶上。

“在这儿看看就行了。”他拿了条毯子,从背后裹住自己和谢孟:“等下还会放烟花。”

谢孟听了一会儿:“都是你写的?”

季钦扬:“是啊。”

谢孟:“刻碟了吗?”

季钦扬:“年后都会刻出来,到时候我拿回家。”他说着拿出手机登录微博,谢孟看到乐队的微博的首页已经快突破300万粉丝了。

“平时都是闻涛在打理。”季钦扬解释道,动态有新出的歌曲试听和演唱会照片,有几首歌的转发都是过万的。

谢孟自己刷了半天首页,突然道:“你真是太棒了。”

季钦扬愣了愣,才明白过来对方指的是什么,他亲了亲谢孟后脑勺的头发,笑着道:“这种不算什么,你今年年终奖拿的也不比我少多少。”

谢孟没说话,他转过脸,回吻了一下季钦扬的额头。

“对了。”季钦扬想起件事,他让谢孟坐着,自己下去拿了把吉他上来,调好音,轻轻拨了拨。

谢孟裹着毯子,坐在椅子上,表情疑惑的看着他。

季钦扬抱着吉他,清了清嗓子,慢声道:“现在是谢先生专属演唱会时间。”

谢孟忍俊不禁,他举起双手鼓了鼓掌。

“新年快乐。”季钦扬边弹吉他边低声唱道:“我爱你,谢先生。”

当天夜晚,在屋顶上,季钦扬为谢孟单独唱了十多首歌,都是乐队从来没唱过的。

唱到最后一首的时候,底下的广场又放起了烟花,璀璨的光影照亮了北京城冬夜的天空。

谢孟低头,他看着面前盘着腿,安静唱歌的季钦扬。

在那一刻,谢孟觉得,他的全世界,仿佛都在对方指尖下的歌声里。

第41章

春暖花开的四月底,莫素媛打了电话过来,母亲的声音在那边依旧活力四射。

“最近忙吗?”莫素媛似乎还在茶室,季钦扬可以听到《好一朵茉莉花》的背景音乐:“你呀,都不回家,寄什么钱啊,家里又不缺钱。”

季钦扬笑了起来:“等我忙完这阵子就回来。”

莫素媛假装不开心道:“回来干嘛,别回来了,还不如我们去看你呢。”

季钦扬愣了下:“你和爸爸……来北京?”

“是啊。”莫素媛的口气轻松:“我们订了下星期的飞机票,到时候来找你玩几天,对了,谢孟还和你在一起吗,我给你们带了点碧螺新茶。”

季钦扬:“……”

谢孟弯腰把洗衣机里的衣服拿出来,甩开再一件件晾好,他伸直了双臂,肩膀的线条优美紧绷,谢孟没回头,平静道:“你爸妈来的话要不要我住出去?”

季钦扬靠在阳台门上,一只脚斜斜的撑着地:“你想住哪儿去?”

谢孟看了他一眼。

季钦扬笑着摇头:“你呀。”他要去拿湿的衣服,被谢孟轻轻挡开了。

“别碰。”谢孟说:“我来。”

季钦扬抓住他的手:“心思太多,又闷骚,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不开心。”

谢孟没说话,季钦扬的手骨感白皙,十指圆润干净无瑕,只是简简单单一个牵手的动作,谢孟就好像感觉心脏都被对方温柔的握住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