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1/2)

读心师Ⅲ 读心师Ⅲ 2825万 2021-12-21

宋麒听他这么说,心下有了点底,徐灵怕是还没跟他交待清楚,或者沈言并不愿意去海狼。

挂断电话后,沈言叹了口气,乖乖跟宋麒回到他们的落脚点。另外三个队员还在等线人的情报呢,回头一看,队长出去转了圈就把人给带回来了,纷纷对自家队长抱以崇高敬意。

沈言是这么跟宋麒解释的。

“徐队之前说让我办完事之后去海狼报道,有件任务需要我协助,注意,是协助,他从来就没跟我说过要把我外派到海狼。现在呢,我的确是已经完成了任务,不过正处于我的个人休假期,他跟我说的去报道的日期是5月3号,今天才4月30号,我订的是明天的机票回国。至于为什么不联系……我为什么要联系你们?我明明该5月3号才去报道呀!”

有道理啊,但宋麒没有就这么放过他,“那你也不该完全没消息,我们团长跟你打了多少电话,还派驻d国的专员去找你,连个鬼影子都没找着!”

“要是就这么随随便便让你们找着我还有脸待在暗剑嘛?再说了,执行任务时的手机号是用过即丢的,这点专业素质我还是有的。”

“那你怎么就让我随随便便在赌场给找着了呢?”

“哎呀宋队您怎么能跟一般人比呢?有您出马当然闭着眼睛都能找到啦!”

这话宋麒爱听,不过怎么这语气听着这么欠扁呢?

“还有,刚才那几个是什么人?”宋麒问完又加了句,“要是任务相关就算了,但你说已经完成任务了吧?为什么还跟当地人牵不清?”

“这个确实跟任务没关,是我个人的一点小事,”沈言倒是直言不讳,“他们是我在d国期间雇的保镖,业务水平肯定不能跟佣兵比,但以我的伪装身份又不能明目张胆地雇佣兵。他们几个是本地的一个大富豪介绍给我的人,明天我就回国了,刚才在赌场看到了你,就提前跟他们结算了。”

“既然是保镖为什么不贴身跟着你?一定要在暗处离这么远?”

“你傻啊,”沈言白了他一眼,“保镖贴身不就跟脸上写着我是有钱的** 快来绑架我一样吗?在暗处跟着我,就算被人发现了也会以为他们是想对我有所企图而已,你刚才不就是这么想的?”

还真是这么想的!

宋麒脸一黑,“你在赌场就认出我了?”

“你一脸** 怎么是你的表情,想认不出来也难,”沈言无奈地说,“你看,反正我明天都要回去了,你们就不用押送我了吧?你们是坐专机来的吧?我可是正大光明订了票的,咱不是一路。”

宋麒掏了个手铐出来。

“要玩束缚py?你跟徐灵的口味怎么都这么重!”

宋麒当然不会就这么放过沈言,他已经确定团长叫他来就是看准了人家不愿意去海狼,直接派人来绑架回去的。他们四个买好了跟沈言同一班的机票,又跟押犯人一样押着沈言去住处收拾行李,留下三人贴身“保护”沈言,然后他自己去跟这次任务的联络人打了招呼,并向团长大人报告人已经找到,明天就回国的消息。

听说人已找到,可把团长给乐坏了。虽然宋麒对团长和徐灵买卖人口的恶行嗤之以鼻,但这个沈言也不是什么善茬,总之在他眼里暗剑的人个个都可恶透顶,他也不必对这人抱有任何同情心,想着正好沈言现在被外派到海狼了,以后我的地盘我做主,弄不死徐灵我还弄不死他沈言?来日方长啊亲!

他心情大好地回了沈言住的豪宅,这里就是沈言提到的介绍保镖的那个大富豪在市郊的一栋房子,二话不说就借给沈言住了,跟他们的小落脚点完全不能比。现在宋麒四人已经以保镖的身份住了进来,反正不用自己花钱,干嘛还在委屈自己住小破层。然而等他进去才发现屋里没了人,一联系自己的队员,宋麒气得七窍生烟,“逛街?!逛哪门子街?……要买土特产?他以为是旅游啊?!……废话少说,赶紧把人给我弄回来!”

说完差点把手机给砸了,他的三个队员居然被沈言策反了,现在正陪着沈言在市场上扫货呢!

为了不至于被沈言气死,宋麒干脆在豪宅的游泳池里游了几圈,游完之后还有辣妹过来给他做spa。宋麒边享受边酸溜溜地想,这待遇就是不一样啊,按说海狼在c国的特种部队里已经算是待遇最好的了,谁让他们伺候的不是暗剑就是国际友人呢?但跟暗剑一比,简直就是乡下土鳖,人家出差住豪宅,自己出差住小宾馆,暗剑的经费都给他们这么挥霍了吧!

虽然被宋麒下了立即返回的命令,但等到半夜也不见人,电话一打,那边立即传来震耳欲聋的音乐和人群的尖叫声。按队员说的地址过去一看,宋麒立即在一家酒吧门口找到了沈言之前开的那辆骚包的兰博蝙蝠。

忍住怒火冲进酒吧,里面简直就是群魔乱舞。宋麒边拿着手机吼边在人堆里找,好不容易穿过大厅挤到了包厢,只见沈言搂着两个美女喝得正欢,他的三个队员都一脸尴尬地坐在一边陪酒呢。

他真的是什么博士什么学家吗?简直就是斯文败类啊!

见到宋麒,沈言笑眯眯地拿着酒杯冲他乐呢。宋麒毫不怜香惜玉地把两个美女扒拉开,一把扛起沈言穿过大厅出门塞车里,一路飙车就回了豪宅。

下了车沈言还窝在里面不动,宋麒一手把人拖出来,沈言脚下不稳一下子扑到了宋麒怀里,只听“呕”的一声,沈言全吐宋麒身上了。

宋麒:!!!!!!!!!!!!!!!!!!!

队员:………………………

沈言:zzzzzzzzzzzzzzzzzz

“队长你冷静点!”

“别拦着我!我要杀了他啊啊啊啊啊!!!!!!!”

第二天,宋麒全程黑着个脸把沈言押上飞机,特等仓里就他们几个,气压低得简直不忍直视。几个队员缩在后排小心地盯着自家队长,就准备万一宋麒发飙他们立即就用平日的训练成果第一时间逃离现场。

“我错了。”

沈言乖乖地低头认错,表情委屈得像个小学生。

宋麒一言不发。

“我不知道你有洁癖。”

宋麒炸毛,“老子没洁癖!”

“那你气什么?”

宋麒冷笑,“你不是心理学家吗?你猜?”

“由于社会现状腐败滋生导致贫富差距两级分化日益严重越来越多的人将社会矛盾转化为心理压力从而产生仇富心理这种现象在当今社会中……”

“说人话!”

“我不该只给他们买了包包没给你买……”

宋麒伸手从座位底下的包里抽出根绳子。

“别别!”沈言努力地把自己缩到椅子里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我不好这口的,你找徐灵去,他可爱玩s♂了!”

宋麒一脸狰狞地说,“你以后可是在我手下做事,俗话说识时务者为俊杰,到了海狼你那些小花样最好给我收起来。徐灵既然把你卖给我们你就必需充分发挥你的作用,不然我有的是办法让你脱个几层皮!”

沈言一副可怜样地说,“我知道了老大,我以后一定乖乖听话,会卖萌会暖床,老大让** 什么都行,我以后不敢逃跑了,请老大放过我的家人,跟他们没关系,嘤嘤嘤……”

宋麒正郁闷他这又是演的哪一出呢,只觉得背后气氛凝重,一扭头,两个安保人员和一个西装男站在他身后,满脸严肃地对他说:“这位先生,请出示一下你的证件,我们怀疑你跟一起跨国贩卖人口案件有关……”